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昆明恶霸孙小果生父家庭背景暴光 孙小果死刑改判路径揭秘!孙小果现状最新消息

2019-06-04 00:49 出处:绥化新闻网  人气:   评论( 0

  愤怒的昆明与恐惧的昆明

  11月8日,受害少女杨某偕同张苑的父亲到昆明市公安局盘龙分局珠玑派出所报案。珠玑所深感事态严重,立即向分局和市局陈诉。市局刑侦支队接报后,迅即与盘龙分局和珠玑所组成联合专案组投入侦查。10日,专案组在月光城迪斯科舞厅一举抓获孙小果等8名犯罪嫌疑人。暴打张苑及杨某之后,他们照样逍遥,丝毫没有想到要逃避。并且,被抓获时,他们还开着一辆公安0A牌照的警用轿车。

  采访中,昆明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教导员多次对记者说:"干公安工作这么多年,我还从未见过如此严酷的刑事案件!"而几位办案警官当时一听到孙小果的名字就拍案而起:"又是他!"不少人对他的台甫耳熟能详,不少未决的案子都与他直接相关。

  1997年6月1日,本案受害少女张苑就遭到孙小果强奸,张苑和孙小果素无交往,只是有一次和表妹张亭一起玩时遇见了孙小果,互相介绍后打了个招呼罢了。

  1997年7月3日凌晨,孙小果、党俊宏、杨昆鹏等人在昆明博佩娱乐城与人争抢一位小姐而产生斗嘴,对方知道他们的来历之后,吓得急忙驾车逃跑。孙小果等人哪肯就此罢休,开着一辆本田轿车狂追,从环城北路不停追到东风东路市中病院门口,致使对方的面包车撞在电线杆上。孙小果等人下车朝对方扑上去,用刀、棒和砖头将对方打(砍)伤。

  1997年初,昆明警方破获了号称"东北帮"的流氓团伙系列案件,现已查明,孙小果介入了此中两起案件,已认定的罪行有寻衅滋事、挫伤和造孽拘禁。

  办案警官透露,孙小果犯下的案子远不止这些,不少还在查证之中。他们说,至于孙小果介入的斗殴闹事,那就太多了。据了解,昆明的许多娱乐场所都要按期向孙小果交钱,名曰"珍惜费"。孙小果及其弟子来玩,不仅不给钱,娱乐场所还得倒赔。对那些小姐来说,他叫谁下跪谁就下跪,叫谁拿钱谁就拿钱。

  16岁的受害人张亭1997年11月19日签字的一份调查笔录上写道:"除这次把我姐姐打成重伤外,还打过不少女孩子。有的我不认识。我认识的有李××、胡××、余×、廖×。此中李××(17岁)不但被打,还被他们一伙轮奸;胡××(15岁)也被他们轮奸了;余×(15岁)是被杨平强奸的;廖×(18岁)被他们打得脸都变形了。"本年3月份孙小果他们一伙的年老(东哥),姓王,强奸了我的伴侣周××,地点是在茶苑楼。也是本年3月份孙小果一伙中的一个叫李钧的,也是在茶苑楼强奸了我和赵××。后来李钧又强暴过我两次。"

  屡令办案警官不解的是孙小果1994年的那次犯罪。1997年7月13日凌晨那起案子产生之后,受害人报了案。盘龙区拓东路派出所接案后一查,大吃一惊:孙小果竟是一个本应在监狱里服刑的罪犯!他们立即到盘龙把守所盘问,盘龙区把守所打电话给孙小果的母亲,他母亲说:孩子回四川外婆家去了。经查檀卷得知,1994年10月16日,当时身为武警学校学生的孙小果等二人伙同4名社会无业青年驾车游荡,在昆明环城南路强行将两位女青年拉上车,驶至呈贡县境内呈贡至宜良6公里处将其轮奸。1995年12月20日,盘龙区人民法院判处孙小果有期徒刑3年(1995盘刑初字第493号裁决书),刑期为1994年10月28日至1997年10月28日。然而,孙小果没有进过一天监狱。

  这次判刑不但没有给孙小果半点惩办,反而成为他以后为非作歹的成本,不少人都知道他是个判刑也不会坐牢的人。这次他被抓获,也并无使受害人感到振奋。

  1997年12月24日,记者来到昆明某院采访受害少女张苑。经过病院抢救,张苑总算脱离了危险,但长达七八个小时的非人熬煎,已使她头部重伤,脑内淤血,

绥化新闻网

绥化新闻网是报道绥化新闻的第一门户,每时每刻不间断滚动更新,覆盖内容有社会政府重磅改革、社会热点话题、形式多样,本地趣事一键精彩点击,国内外要闻不用费心查找,在这里都有最全的整合,除此之外,本站另有视频新闻和直播板块,解决只读新闻的枯燥乏味,还能够现场连线专家带您对话新闻重点、解读新闻难点,助您把握新闻要点。

绥化新闻

绥化新闻网是报道绥化新闻的第一门户,每时每刻不间断滚动更新,覆盖内容有社会政府重磅改革、社会热点话题、形式多样,本地趣事一键精彩点击,国内外要闻不用费心查找,在这里都有最全的整合,除此之外,本站另有视频新闻和直播板块,解决只读新闻的枯燥乏味,还能够现场连线专家带您对话新闻重点、解读新闻难点,助您把握新闻要点。

,右额叶挫裂,胸骨骨折,手臂烧伤,乳房刺穿,大小便失禁,皮开肉绽,遍体鳞伤。住院治疗一月有余,双腿仍无法正常行走,记忆变态,语言逻辑不清,写字异常费力,平时纯熟的字也难以写出。当记者问及她胸部的伤时,少女的屈辱感无法控制,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张苑的妈妈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离她而去,十多年来,她和父亲相依为命,不想竟遭此重击。恳切巴交的父亲望着女儿,悲愤交加。他首先想到的还不是告状,而是跬步不离地守着女儿,怕她再受挫伤。因为,他传闻那伙人太厉害了,连公安都拿他们没有法式。他是一个下岗职工,每月只有两三百元的收入,既无权,也无钱,他生命中所拥有的,只有这一个皮开肉绽的女儿。一个多月来,他几乎没有离开病院一步。————也有人讲述他,离开病院,他本身的安详也难以担保。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
  •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孙小果母亲孙小果孙小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02-2019 绥化新闻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Mao